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刘伯温论坛 > 八松乡 >

一家六口遭杀害 甘肃康乐12-19血案侦破纪实(图)

归档日期:06-22       文本归类:八松乡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2001年12月18日,天灰蒙蒙的,位于太子山下的康乐县八松乡被入冬以来的一场大雪覆盖,山川大地披着银装,显出冬天的肃穆、寒冷和萧条。

  这天下午,八松乡新庄村二社村民牛如荣的次子牛平装了一车中药材前往渭源县会川镇出售,当日因天色已晚,没能赶回家,便住在会川镇上。12月19日下午4时许,牛平开车回到家门口,推门见暗锁锁着,自己又没带钥匙,他叫喊家人开门,没有应答声,不知家人到那里去了。牛平在村子里找寻一圈,也没有人知道父母和妻子的去向,他又开车去妻子娘家寻找,妻子并未回娘家,牛平又回到家门口,他用木棍捣开大门的锁子,当他走到房内时,眼前一幕幕惨状映入眼帘,父母、妻儿都被杀死在炕上。牛平“啊”地惨叫一声,发疯似的跑出家门,高一脚低一脚地朝八松乡八松村妻子娘家跑去。

  17时40分,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骤然在康乐县公安局值班室响起,电话中八松乡八松村三社农民潘永祥报案:“八松乡新庄村二社我姐夫牛平家六口人被杀死在家中。”一家六口人被杀,康乐县公安局主管刑侦的副局长姬学东一霎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但电话中那急切的报案声说明,一宗在康乐乃至临夏州罕见的血案发生了,职业敏感使他马上掏出手机通知刑侦人员,刚要拨号,紧接着八松乡派出所又向县公安局报案:“八松乡新庄村二社牛如荣一家六口人被杀死在炕上,要求查处。”案情就是命令,姬学东副局长用手机急电远在康乐鸣鹿乡开展追逃工作的刑侦一队马上翻山走近路赶到发案现场。随后,姬学东一边向局长古永安电话汇报,一边带领刑侦二队和刑侦技术人员从县城风驰电掣般赶往发案地。

  现场位于康乐县八松乡新庄村34号牛如荣家,东北角为牛家绿色内开双扇铁大门,进入大门,北面为土木结构的瓦房五间,自东向西第一间为储藏室,二、三间为厨房,室内物品陈列整齐无异常。四、五间为住房,四、五间住室前墙东端为一单扇内开木门,门扇外面接有门扣,门扇内侧无门扣,门呈打开状,向东开,门完好无损,炕面上凌乱,放有被褥、衣物,炕南面挨玻璃窗外侧卧女尸一具,头东足西,女尸身仰卧一童尸,头东足西,两具尸体下均有大量血泊。

  院内西北角往西盖有土木结构瓦房三间,该房为一双扇门,门南北两侧各有玻璃窗,门窗完好无损。进入室内东北角有一土炕,炕上东面仰卧一具男尸身盖灰色棉被,头西足东,炕中间仰卧童尸一具,头南足北,炕上被褥衣物凌乱染有大量血迹。

  院子南端有土木结构的瓦房一间,为偏房,室内东南面有一土坑,炕中间俯卧女尸一具,头北足南,炕南端俯卧男尸一具,头西足东。

  根据刑侦技术人员对现场初步进行勘查情况看,村民牛如荣(60岁)、老伴张炳慧(59岁)、儿媳潘小琴(30岁)、长孙牛改春(9岁)、孙女牛改红(3岁),及外孙孟建利(17岁)6人被杀死在炕上,惨不忍睹。

  案情重大,随后赶到现场的康乐县公安局局长古永安立即向县委、县政府领导和临夏州公安局领导作了汇报,并请求州公安局派刑侦技术人员支援勘查现场。

  傍晚7时30分,临夏州公安局局长王忠民指示副局长高永宏即刻带人赶赴康乐八松乡新庄村。晚上9时50分高永宏副局长、刑侦支队长石玉珠、教导员姚峰、副支队长董向阳率州公安局刑侦人员赶到现场,20分钟后王忠民局长到达现场,并与先期到达现场的康乐县委书记李学民商议成立指挥部,由王忠民局长、李学民书记任总指挥,高永宏副局长任“12·19”专案组组长,康乐县公安局局长古永安、州公安局刑侦支队长石玉珠任副组长。与此同时,惊天血案已震惊临夏州各级领导,州委书记程正明指示:“康乐县委、县政府对此案要高度重视,州公安局全力配合,尽快破案”。代州长黄选平指示:“要做好群众的工作,及早破案。”

  当晚22时30分,王忠民局长、李学民书记组织召开州县两级参战民警现场会。根据康乐县公安局对现场的初步勘查情况,以及在情况暂时不明的情况下,为防止犯罪嫌疑人逃跑,王忠民局长命令临夏州公安局及各县(市)公安局所有警力、车辆做好准备,全力确保侦破“12·19”惊天血案。专案组组长、副局长高永宏对全州各县(市)公安局作出具体部署:第一、派人分别在全州重要路口设卡堵截,以康乐为重点,形成一个包围圈。第二、对全州各县的旅店等重点场所进行大清查。第三、与康乐县委、县政府及八松乡党委、政府积极配合,通知新庄村及邻近村民这几天不要随意外出。同时,专案组连夜排查出了一些与牛如荣经常交往的人进行重点调查。一张捉拿凶手的天网悄然张开了……

  临夏州公安局技术专家会同县局刑侦技术人员组成现场勘查组,对命案现场展开全面细致的勘查。中心现场为四合院式农家院舍,四面盖有房屋,东北角安有一暗锁铁大门,无撬压痕迹,门锁完好,四面房顶上有积雪,无踩踏印痕,作案人只能从大门入内,身带钥匙或事先潜入家中,可能为亲戚朋友或近邻熟人。被害人都穿着睡衣,被杀死在土炕上,无任何抵抗伤,说明在熟睡中或毫无防备下被杀害。室内物品无翻动,只有牛如荣老汉放钱的高低柜镜子被打破,柜内提包拉链被拉开,7000元现金不翼而飞,由此推断案犯对放钱的地方非常熟悉。刑侦技术人员在打破的镜片上提取了一枚可疑指纹,在茶杯上也提取了一枚可疑指纹,在西房门帘上留有一条横形血迹刀印,系案犯从第一现场杀人后进人西房掀起门帘时所留。

  尸检结果是:被害人所受致命伤都是颈动脉、气管和食管等软组织被切断,导致大出血死亡,凶手杀人手段一致,熟悉人体致命要害部位,说明是具有屠宰经验的人作案。

  12月20日,现场勘查组和调查访问组针对作案人数、作案过程、作案手段特点及现场痕迹物证进行了案情分析研究会。案件初见端倪:

  (1)罪犯手段极为凶狠、残忍,死亡6人系全部为颈动脉致命伤,且为单面锐器致死。

  (2)从现场勘查来看:现场周围无任何践踏或翻越墙壁的痕迹,分析案犯对牛如荣家比较熟悉,且出入是直出直入,推断为熟人作案。

  (4)从罪犯出入北房时挑动房门留下点状血迹以及杀人炕边的压痕分析,推断罪犯身高为1.70米左右,且体质较好。

  (5)从房内陈设整齐、各个房间没有翻动,只有北房高低柜镜子破碎,内有一只空的黑色提包分析,案犯图财害命可能性较大,但并不能排除仇杀或流窜作案的可能。

  (6)从法医对尸体勘验,发现其创口边缘整齐,推断罪犯可能从事屠宰之类行业。

  12月20日中午,专案组又召开了第三次案情分析会,在听取外围调查访问组对134户1278人的摸排和对会川、临洮等邻近地区的调查情况后,经过分析研究筛选出重点嫌疑人员。

  岁末隆冬,寒气袭人。调查排摸组在康乐县公安局副局长姬学东、陈继录和刑侦队长李国涛、杨仲福的带领下,侦查员们以发案地新庄村为中心展开调查。他们根据勘查组的建议突出重点排查嫌疑对象。在调查中获悉牛如荣平时经营药材、贩卖粮食,并有赌博恶习,牛家来往人员复杂。侦查员们拉网式排查出经常在牛家赌博的人员和与牛如荣有经济关系人员30多名,这些人员分散在八松乡新庄村、八松村、那沟村、南山村、苏集乡的丰台村、马寨村,白王乡的老树村及渭源县会川镇地区。侦查员们在漆黑的夜里翻山越岭,踩积雪,顶寒风,连夜将20多名涉案赌博人员传唤到专案组,逐个将他们在发案前的活动去向进行讯问和调查。经过筛选,大部分人员因无作案时间和条件被排除嫌疑,疑点最后集中在新庄村的罗某和侯永杰的身上。

  经查同村农民罗某因磨面欠账不还与牛家发生过口角,扬言要杀掉牛如荣。去年牛家两头猪突然死亡,牛如荣怀疑是罗某所为,两家人积怨更深。同社农民侯永杰是牛如荣家的常客,是村上有名的屠宰能手,谁家有事宰牛羊都要请他帮忙。侯长期参与赌博,在信用社贷款近6000多元无法归还,近几日信用社干部多次到其家中讨帐,侯像热锅上的蚂蚁急着向亲朋和友邻借钱,但均无果而回。专案组对罗、侯两人的活动情况重点深入调查,获悉罗某12月18日夜在家中居住,有家中外来客人的证明,因此罗某无作案时间。侯永杰12月18日晚虽睡在家中,但半夜曾外出多时,回到家中已是凌晨时分,有作案时间。

  巡警队长赵平在调查中还获得了一条重要线索,案发第二天侯永杰到乡信用社归还贷款,现金来源不明。专案组对侯的住室进行查看,发现洗过的衣裤上仍有点状未洗净的血迹,床下放的布鞋底部及鞋面上粘有血迹,侯永杰有重大作案嫌疑。

  侯永杰被传唤到八桥派出所审讯室,他低垂着脑袋,眼睛不停地转动,东张西望、神情慌张。

  刑侦队长李国涛、杨仲福和副队长黄维平、马永福等几名精兵强将组成审讯组,审讯侯永杰,民警们利剑般目光盯着侯永杰,侯永杰心中感到阵阵发慌。

  “侯永杰,你昨天在信用社还账的钱是哪来的?”李队长单刀直入,侯惊恐地抬起头看了一眼问话的人,又重新低下了头不作回答。杨队长说:“你做的事已经露出了尾巴,我们已掌握了许多证据,如实坦白交待是你唯一的出路。”侯开始编造起几个借钱的谎言,均被揭穿。审讯组经过4个多小时的斗智斗勇,终于使侯永杰的心理防线彻底崩溃了。侯吞吞吐吐地交待了12月18日潜入牛家杀人抢劫的犯罪事实。

  2001年12月18日晚7时许,犯罪嫌疑人侯永杰在小卖部买烟时遇上到小卖部换零钱的牛如荣,并应牛如荣之邀到牛家看电视,看电视时二人谈到给信用社还贷款的事情,牛如荣问:“你钱凑齐了?”侯说:“没有,还差得多,你凑齐了吗?”牛如荣说:“还差一千元。”随后牛如荣将身上带的钱拿出来,打开炕前衣柜,与从衣柜中拿出的钱放在一起,又放回衣柜继续看电视。侯永杰看到牛如荣放到衣柜的钱至少有几千元,即起歹念。晚10时许,侯永杰离开牛如荣家回到自己家中,上炕和衣而睡,心中想着杀死牛如荣抢钱,谋算好后于凌晨零时许怀揣利刃来到牛如荣家叫门。侯来到牛家门前见西房内亮着灯,他轻声敲了几下门,院内传来问话声:“谁?”“是我”。前来开门的牛如荣的儿媳潘小琴见是熟客,便打开大门让侯进了上房。侯永杰原打算牛如荣开门时一刀捅了牛,然后进屋拿钱就走,不想前来开门的是潘小琴,侯永杰只好径直前往牛如荣卧室,见牛睡在炕上看电视,他便坐在火炉旁边抽烟,和牛老汉拉家常。侯故意说北道南地拖延时间,其间牛的老伴张炳慧曾3次在窗外查看,被侯瞧见。约在凌晨2时左右时,其它房里的人都睡着了,牛如荣也迷迷糊糊有了睡意。侯见时机已到,他摸出身带的匕首,猛刺牛如荣的颈部,一刀刺断了气管和动脉,老人未喊出声,鲜血喷出来发出呼呼的声响,惊醒了炕上熟睡的孙子,侯压住孩子的头在其脖子上连刺两刀,鲜血像泉水一样涌出,9岁的牛改春倒在炕上不动了。

  西房炕上的两个人被杀死后,侯心想张炳慧也看到了他,不能留活口,他轻脚出了门前去耳房,拉开灯见牛老汉的老伴张炳慧要坐起,侯在其面部、脖子上已猛刺几刀,老妇人倒在血泊中死去。此时老妇人炕上睡的外孙子孟建利睁开眼睛要起身,侯扑过去朝孟的面、颈部连刺数刀,鲜血顿时喷在炕上、墙上,也喷在侯的衣裤上,孟挣扎了几下便在炕上死去。丧心病狂的侯永杰心想:牛的儿媳潘小琴给我开的门,她知道我来到牛家,若不杀了她,她一定会告发我。他直奔潘的卧室,推门声惊醒了潘小琴,潘拉开灯见是侯永杰,刚要问有啥事,血淋淋的匕首已刺进了她的脖子,求生的本能使潘用手抓刀,手指被割断了,侯又连刺几刀,临死前的潘小琴看了一眼熟睡的孩子,侧身倒向孩子一边。母亲的鲜血喷溅在孩子脸上,孩子睁开了双眼,聪明、可爱的小女孩哪里想得到,这一睁眼,便是她离开这美好世界前的最后一眼。残无人性的侯永杰看见炕上睡着的小女孩睁开了眼,他怕留下活口认出自己,又狠毒地在孩子脖子上刺了一刀,刀口深可见骨,年仅3岁的幼小生命惨死在歹徒的利刃下。

  侯永杰杀死了牛家爷孙三辈6口人后,径直去牛老汉的住室,用刀砸破柜子上的穿衣镜,从提包中取走7000元现金,蹑手蹑脚溜回自己的家,洗了血手血衣,藏好凶器,便上炕睡觉。

  12月19日,牛家大门紧闭,命案还没有暴露,侯永杰趁机去了信用社归还了贷款,将余下的钱放在炕角席片底下,静听风声……

  专案组根据侯永杰交待,在其家中提取了杀人凶器匕首一把,藏在炕角粘有血迹的现金2200元,经指纹专家鉴定镜片上的指纹系侯犯左手拇指所留,茶杯上的指纹系右手中指所留,罪证确凿。

  只用了30个小时,震惊河州的“12·19”特大恶性杀人抢劫案便胜利告破。

本文链接:http://y-cawaii.com/basongxiang/6.html